投资2000万元,武汉最大集贸市场将于8月建成

摘要哪里有已实名认证手机卡,联系V【薇号1347★23★22】虚商卡_三网正规卡,【顺丰直达】【货到付款】,非实名手机号,不记名电话卡。已实名,不记名,非实名,免实名,已实名制 ,已实名激活,不实名,无需实名,不用实名等

楚天都市报6月30日讯(记者廖仕祺 通讯员敖盼盼)56岁的泥瓦匠贺大伯在作业时,不小心将水泥灰溅入眼睛,造成角膜穿孔。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汉口医院曾庆延教授为他成功实施角膜移植,贺大伯重见光明,眼睛恢复良好,6月26日上午顺利出院。“现在我的眼睛好了,可以出院了,特别感谢曾院长,感谢角膜科医生、护士对我的关心和照顾。”出院前,贺大伯一个劲地致谢。

1个月前,贺大伯在老家帮人粉刷墙面时,意外发生了。“当时水泥灰掉下来,掉进右眼,眼睛流泪有些刺痛,用手揉了揉后用水冲洗。洗了还是疼,我也没管继续赶工了。”几天后,伤眼愈发严重,发展到眼睛视物模糊不清,经常流眼泪疼得睁不开,贺大伯不得不去到当地医院就诊。医生初步判断贺大伯角膜穿孔,然而由于技术有限难以治疗,建议立即转诊到上级医院。

6月12日,贺大伯来到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汉口医院求助。该院院长、角膜及眼表科曾庆延教授接诊后,经仔细检查发现,贺大伯的右眼仅剩光感,只能辨别白天黑夜,诊断为“右眼角膜溃疡伴穿孔”,发展下去必然会发生眼内感染而失明,甚至摘除眼球,最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是角膜移植手术,控制感染从而保住眼球。当专家如实将病情告诉贺大伯时,他却打起了退堂鼓,想要放弃治疗。“老婆患有心脏病、癫痫,小女儿也患有癫痫,家里开销太大,我也想治但家庭条件不允许。”

医院了解贺大伯家庭情况后,为他申请“你是我的眼-贫困角膜盲症救助”,减免大部分手术费用,并以最快的速度为他联系到新鲜角膜材料。6月14日,曾庆延教授将贺大伯病变的角膜组织剖切干净,为他的右眼顺利实施了穿透性角膜移植手术。术后第一天,伤眼角膜恢复了透亮,有望恢复有用视力。

曾庆延教授提醒,一旦异物入眼千万不要用手揉,尤其是有腐蚀性的异物。揉眼是一种不正确的做法,很容易伤及眼表,造成视力下降甚至失明。如果不是刺痛,只是有些异物感的话,可将眼睛闭上,异物可能会随着泪水流出来。如果能看到进入眼内的异物,可以用湿棉棒或脱脂棉将其粘出来,还是不行的话应尽早到医院处理。

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李先宏 通讯员 林建武 张璐

6月15日上午,雨后,黄桂花和同伴陈咏香,在中农合作社的瓜蒌地里锄草。

这是武汉市新洲区三店街徐贵村一片硕大的瓜蒌地。一人多高的瓜架上,爬满绿色的藤蔓,上面缀满白色的瓜花,不少白花后面已长出嫩嫩的小青瓜。

因为听力障碍,黄桂花不会说话。她如今能过上不发愁的日子,多亏了中农瓜蒌种植专业合作社。

所以,只要“说”起它,黄桂花就充满感激地竖起大拇指!

增收“门路”

黄桂花,38岁,三店街左桥村贫困户。几年前,丈夫因疾病去世,给她留下八旬婆婆和十岁孩子。低保和教育扶贫政策,保障了黄桂花一家的基本生活,以及孩子的上学费用,但实现脱贫摘帽,则靠她在中农合作社的务工收入——

一年收入2万元,虽然说不上丰厚,但稳定长久。“活不重,又在家门口,既照顾了老人孩子,还赚到了钱,几好的事哟!”同伴陈咏香边打手势“翻译”边插话。

66岁的陈咏香,与黄桂花同村。自中农合作社成立,她和老伴就在此务工,每年的务工收入合计有4万多元。除此,陈咏香家的6亩多地,流转给了中农合作社,每年还有数千元的土地流转收入。

“以前,我和老伴种着6亩地,收成也就是一点口粮,现在我俩的收入翻了好几倍,是家里的重要收入来源。”陈咏香家并非建档立卡贫困户,也享受着中农合作社带来的好处。

三店街地处新洲边缘,与麻城市接壤。有17个贫困村,贫困户1231户、3880人,是新洲区贫困村最多的街道。三店街办事处扶贫办主任黄慧军介绍,中农合作社建有千亩瓜蒌基地,辐射徐贵、左桥、石桥三个村,吸纳100多位农民就业,其中30多人是贫困户,平均每人年增收2万元左右。

闯出“出路”

增收“门路”,来自返乡能人蔡天保闯出的“出路”。

在中农合作社办公室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见到了蔡天保。

64岁的蔡天保,黝黑、壮实。生长在新洲邾城的他,当过村党支部书记、做过建筑工程、搞过水产养殖……年过半百后,他应聘到福建一家现代农业公司,负责管理该公司设在湖北阳新县的生产基地。在与技术人员的交流中,他认识了瓜蒌的经济价值、学到了种植技术。

“这可是个金瓜瓜,经济效益突出。”蔡天保说,瓜蒌是食药同源植物,皮、根、籽均可入药。粒加工成瓜子,是高端休闲食品,平均每亩收入过万元不是难题。

不仅如此,瓜蒌一年种,多年收;当年种,当年收。对土壤、生长环境要求不高,易种植、好管理,是乡亲脱贫致富好“门路”。

2016年底,蔡天保放弃月薪万元的岗位,从阳新回到新洲,与女儿蔡若薇、蔡若君一起,在三店投资创办武汉中扬农业科技有限公司,流转土地种植瓜蒌。

第二年,他们在左桥村试种了300多亩,但由于土地流转的因素,贻误了种植时间,种苗只存活了10%,亏损百余万元。

2018年,父女仨又在徐贵村流转土地500亩,不仅补回了上年的亏损,还赚了100多万元。2019年,蔡天保继续在石桥村流转土地,瓜蒌种植规模扩大到千亩,年销售收入400余万元。

拓宽“富路”

三四年的努力,蔡天保父女仨闯出了致富的“门路”。但他说,种植瓜蒌不光是要富自己,更是要富他人。

为此,蔡天保父女不断进取,拓宽“富路”——

2018年,成立武汉中农瓜蒌种植专业合作社。优先聘请贫困户务工,让建档立卡贫困户在家门口就业,有稳定的务工收入。

以三店古名龙丘,注册商标,开发了龙丘瓜蒌籽、龙丘瓜蒌中药,龙丘瓜蒌粉、龙丘瓜蒌酒等系列产品。目前,年产优质瓜蒌籽20多万斤,远销浙江、安徽等省。

致力将三店打造成“瓜蒌之乡”。计划今年将瓜蒌种植规模扩大到2000亩,目前正在徐远村、份子村流转土地1000亩。

延伸瓜蒌产业链。创办加工厂,目前正在申办食品加工许可证,变销售原料瓜蒌籽为销售炒制瓜蒌籽,提高产品附加值。仅此一项,产值可实现翻番。

今年,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让蔡天保父女的计划受到一定影响,但在政府、相关部门,以及驻村扶贫工作队的支持下,早在3月20日中农合作社就实现复工,千亩瓜蒌长势良好。蔡天保说,经过几年的奋斗,他有信心将小瓜蒌发展成致富乡亲的大产业。

6月30日,我国“长江流域重要站实时水情表”显示,当日17时,长江汉口水位达25.15米,超过武汉防汛设防水位0.15米。

武汉市已于当日上午7时30分,启动了防汛四级应急响应,同日上午,武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决定,启动了城市排渍三级应急响应(黄色)。

当日,记者在汉口龙王庙看到,汉江与长江的汇合处,江水流速较快,“江水流速太大,逆水游不动了”几名游泳者感叹。

涨洪后,汉口江滩的芦苇地,突然变成了绵延数公里的“湿地”,呈现出夏日苇塘风清。同时,江滩二级亲水平台,已被上涨的长江洪水入侵,成了许多家长带伢玩水的乐园。

江滩管理部门称,他们已在沿江设置了禁止游泳的标识,劝阻市民不要下江游泳、玩水。

在武汉长江水文站,长江水位已超过设防水位线。

武汉长江设防水位“25米”线已没入江中。

汉江激起的阵阵浪花。

武汉的游泳爱好者感叹,我已游不动了。

涨洪后,汉口江滩的芦苇地,突然变成了绵延数公里的“湿地”。

汉口江滩公园,设置了禁游牌。

楚天都市报记者 李辉 摄影报道



 <xw1bt>